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望无际

本博内所有作品,除特别注明外,全部为原创。若有引用或转载请注明出处。谢谢您的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小小说]猫子  

2017-08-09 11:41:29|  分类: 小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七月流火,真他妈不假。中午站在徐庶庙村5组拆迁工地,空气似乎被火点着。地是烫的,车是烫的,门是烫的,就连女主人家的语气也是烫的。还让不让人活,这么高的温度,让我们签约、拆迁、搬家,你们还是人吗,还是共产党的干部吗?

就在我垂头丧气满头大汗地回到拆迁指挥部时,一辆缓缓驶入的崭新大奔停在我的身旁。

“华子,怎么了?”还没反映过来,车上走下的一个大腹便便地中年男子朝我喊道。我大吃一惊。

“猫子,怎么是你!”在仔细的端详一番后,我惊呼。想来,没见猫子至少应该有二十来年。

猫子是我穿开档裤一起长大的一个屋场的弟兄。从小性好斗,初中毕业后,外出打工。听说因朋友被欺,打抱不平,恰值严打,判刑5年。刑满释放后的当年,回老家结婚。次年生一子。其子周生生日时,我回家见过一面。之后,听说他携夫人外出打工。再无音讯。

“我找郑指挥长了解一下拆迁政策。”猫子说道。我们一同走进拆迁指挥部。

从指挥部出来,猫子不顾我惊愕地表情,硬拉着我上了他的车。七弯八拐地来到镜湖西北角一家名为“素怡斋”的幽静餐馆。

对“素怡斋”我是久闻其名,未见其面。听人说那是一个神秘的地方,是世外桃源。一面向湖,三面环山,像厚重的道观,也似古老的庄园。来此就餐游玩的多是外地和本地高官或者商人。正对院门的是11间的主体楼房,依山而建,高三层,临湖而立,青砖红瓦,檐脊雕龙画凤,古色古香。主楼两侧分别是长达30多米,造型别致、错落有致的回廊。中间是一条坠满紫色、绿色葡萄的绿荫小道。记得前年省委巡视组来,这一带的别墅或农家饭庄通通被作为违建处理。不知何故,该餐馆竟仍然开放,并且生意越做越好,看来这老板不一般!落座三楼镜湖厅,但见两侧分别镶嵌着巨幅毛泽东书法作品《水调歌头·游泳》和《沁园春·雪》,让人耳目一新。

“餐馆怎么样?”猫子俨然主人似的招呼服务员。

“不错,环境优雅,精巧别致,格调高端,很有文化气息!”我赞叹。

一番推杯换盏后,猫子倾诉二十多年的经历。“其实在外我只搞了四五年,最早是在工厂做流水,后到一家公司跑业务。正得劲时,老婆肺结核,不得不回家。在城北一亲戚的介绍下,出资5万元买下一套面积240多平方米,并且带小院的二层小楼,搭了2.8亩水田。”猫子说完,一口饮尽杯中红酒。

“这期间,我一边给老婆治病,一边种菜卖,一边做点临工。大概住了不到三年,城北搞开发,修绕城路,我的房子被拆,地被征,补偿了60多万元。说实话,一下子见到这么多的钱,我真开心。天无绝人之路啊!随后,我又在朋友介绍下,花28万元在榆树岭村买了一套二手别墅,又花5万元买了一辆二手大众,在城关做起出租车生意。”猫子越说越兴奋。

 “同在城关,这么多年,为什么不联系我啊!”我忍不住插话。

“不是不想,是不好意思呀。其实我一直关注着你!包括你被抽来拆迁我都知道。”猫子轻描淡写地解释。

“从人们的议论,还有政府的规划上看,我敏锐地意识到,南漳的房地产生意将红火。于是,我将剩下的钱以及借来的钱,都用来炒房。老婆起先不同意,但也没办法阻止。就这样,我买了卖,卖了买,3年时间,我的资金翻了十多倍。俗话说: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。这不,2013年修麻竹高速公路,我的别墅又在拆迁范围。一下子补偿了320多万元,净赚近300万元!”猫子眼中放着红光。

“拿着这笔钱,我思考着该做点什么。现在的人,衣食无忧,但都担心‘中部崛起’。我打听到此处因省委巡查,留下一处‘半拉子’工程。于是,我在找到相关领导协调同意后,又找到房屋主人,以200万元办好了过户手续,对房屋进行重新装修,形成以素食为主,主打保健、养生的高端特色农家饭庄,每天只接3桌客,最多不超过50人。现在的订餐已经排到了10天后……

“原来这是你开的呀?!”至此,我才明白,原来猫子就是“素怡斋”的老板。难怪……

这次徐庶庙村拆迁,实话说,有我三套房子。都是前些年低价买的二手房,经过了简单的处理装修,借给亲戚使用。”猫子和盘托出。“指挥部还不清楚这档子事。”

“其实,你前一段时间,成功签约的一户黄姓住户的房子,就是我的。我就是想帮你,让你在单位能出人头地!”猫子的话,终于让我明白,难怪一直不提供资料,甚至不给凳子座的黄某,后来竟然很痛快地答应测绘、评估,并且又在很短的时间,完成了签约。让我一下子成为典型,在单位、在指挥部受到表扬。

走出素怡斋,一阵灼热的风吹过,头晕乎乎的,我找不着北!

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,正与老婆在水镜广场散步。突然接到单位通知,所有参与拆迁的专班人员8点整在二楼会议室开会。原来,别单位拆迁专班在与拆迁对象做工作时,言语不和,发生了激烈冲突,后来竟然发展到十余名拆迁对象群殴两名专班人员,致两人受伤的严重事件。县拆迁总指挥部召开紧急会议,通报了情况,要求各单位拆迁专班迅速传达会议精神,讲究方式方法,不要与拆迁对象发生正面冲突,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。

事后听说打人事件有人幕后指使。派出所调查一阵后,没有任何线索,遂宣布为民事纠纷。加之参与者众,不了了之。一日路遇猫子,求证。猫子掩面而笑。

八一,猫子相邀武当。再三推辞不掉。陪其金顶烧香,许愿。返程时,他打开话闸。“秦老板倒了。你知道我过去是没有什么人的,家里、亲戚们没有一个在朝做官。这些年,能够要风有风,要雨得雨,还不都指望秦老板这样的人。我也知道秦老板们太贪了,总有一天会出事,可我们生意人,能怎么办?听说中央现在规定,行贿无罪,受贿大罪,但愿是真的。其实谁愿意将大把大把的钱拱手送人啊,可是不送行吗?什么事都办不成!别听有的领导口口声声这不要,那不要,清廉、清高。其实,好多都是玩虚的。是没有投其所好,或者是没有达到他的要求!中央反腐这么严,为什么我的事还办得这么顺,这不明摆着吗?但这次不知为什么,我还是担心啊,整晚整晚的做噩梦。听说秦老板一进去什么都交待了,甚至多少个女人,多少人为权,多少人为利。真没有骨气,战争年代典型的叛徒!”猫子越说越来气。

秦老板是我们这儿的土皇帝。听说什么事他都要插一插,但凡本地的大小项目、工程没有不被他染指的。要么是他的小舅子,要么是他的挑担,要么是他的兄弟。也不知他打哪儿来的那么多亲戚、家门?前一段时间,听说因为女人的事,东窗事发,拨出萝卜带出泥,被“双规”。真是大快人心!

我劝猫子不要与这些人走的太近。常在河边走,那有不湿脚?可猫子有猫子的理论。没有不贪腥的猫!

这一路,我们聊到小时候,看到公路驶过吉普渴望的眼神,梦想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兴奋。聊到家乡,至少有二三百年的老皂角树被活活砍伐而死,光滑锃亮泉水涌动的老水井惨遭废弃。土打垒房、红砖瓦房、二层楼房、单元别墅……

“我想好了。等一双儿女参加工作了,我就金盆洗手,在老家北坡父母坟地旁的坡地上,建一套房子,养老。”不知为什么,猫子说着说着,转了话题。

再次见到猫子,是在九月中旬,是在哀乐低回的殡仪馆,在冷冰的水晶棺。接到通知,我正在乡下参加抗洪抢险,连续一周的雨,全县受灾。素怡斋背靠的山体承受不住雨水长时间浸泡,发生大面积滑坡,素怡斋成为一片废墟。猫子正与一帮朋友吃饭,全部被埋。猫子和二名服务员遇难。听说消防战士救出猫子时,全体肃立,致敬。因为猫子尽管全身被砸,但其身下牢牢地护着朋友年约6岁的小孩。所幸小孩无恙,另外6人也仅骨折或受皮外伤。

根据猫子生前所聊,征得其夫人同意后,将猫子安葬在老家其父母坟旁。其正读大学的儿女匆匆赶回,长跪不起。

夜里,老家北坡突然升起一幢造型别致的洋房。那么飘渺,那么遥远。

 

 

一七年八月六日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31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